我和我的祖國:許震東:親歷鎮江滄桑巨變

作者:許震東 單位:新聞網 瀏覽次數:426 發布時間:2019-10-16 投稿單位: 外媒的新聞出處: 圖片: 攝影: 新聞欄目: 其他專欄: 圖集: 內容:

1949年4月23日是鎮江的解放日,鎮江解放后三個多月我出生于鎮江城北老發電廠附近的“鎮北公寓”。

懂事以后聽母親說,鎮江解放沒聽見一槍一炮,“百萬雄師過大江”時,兵敗如山倒的國民黨軍隊都逃光了,4月23清晨街上靜悄悄的,馬路上散落著一些潰軍遺落的行李包裹,甚至還有被遺棄的自行車。

在我很小的時候市面上流通的好像還是舊幣,(一萬塊錢就是后來的人民幣一塊錢),買一塊燒餅二百塊錢,也就是后來的二分錢。

幼時的我記得小小的鎮江城里民居簡陋,全市最高的建筑也只有屈指可數的幾座三層摟:一個是原大市口招待所,在現在的大市口郵局馬路對面,另一個是伯先路上外國人留下的一幢三層洋樓。那時除了黃包車,全市沒有一輛公交車。到焦山去玩乘坐的是帶帆的木船。全市最繁華的地方就是大西路上寶塔路口到山巷口的這一段了,大市口、五條街在那時算是比較偏僻的,現在的夢溪廣場周邊全是農村山坡地,種著蠶豆、桑樹之類的。

五十年代中期鎮江市第一百貨大樓開工,就是現在大西路上的“一百”,上下兩層。建成后鎮江老百姓可自豪了,沒事總喜歡去逛逛百貨大樓。到六十年代初大市口開工建造全市更大的“第二百貨大樓”,比“一百”還要高,是三層樓了。

小時候拍照片是件挺奢侈的事,得去照相館讓攝影師用一臺碩大的老式相機拍攝,照片是黑白的,底片是玻璃的。我在上初中的時候有一次在同學家里看他自己沖洗照片,在房間里用紅布把窗戶遮上,電燈泡用紅紙裹上,然后用兩個碗分別調好顯影液和定影液,紙盒做個曝光箱,就這樣居然沖出了幾張黑白照片。

后來我也對照相有了很濃厚的興趣,最早買的一臺相機是120相機,雙鏡頭的;再后來換成了海鷗牌135相機,拍了不少父母及全家的黑白照片,還自己動手制作了放大機,買了相紙和顯影液、定影液,有空就躲在小房間里自己沖洗放大黑白照片。到上世紀七十年代有了彩色膠卷,富士、柯達是日本和美國產品,一卷要二十幾元,樂凱是國產的,價格便宜一半,質量差些。那時一個月的工資才幾十元,拍照片是很燒錢的。再往后科技日新月異,數碼相機問世了,又先后買了傻瓜數碼相機、單反數碼相機,拍照和沖印不再是很麻煩很燒錢的事了。

現在經常看看用相機記錄的各個年代的照片,除了自己從懵懂少年變成了退休老人以外,感覺國家七十年來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故鄉的變化也實在是太大了。幾十年前低矮的黑乎乎趴在地上的鎮江老城,變成了色彩明麗、高樓聳立的現代化城市,人民的生活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我們這代人同步伴隨了共和國的巨大變化,實在是一件幸事。我愛祖國,我愛我美麗的故鄉——江南古城鎮江!愛我的學校——江蘇科技大學!



黑玩法 刀塔本子任务赚钱 北京pc28开奖结果查询 乐享购优惠券怎么返利赚钱 外贸赚钱平台排名 极速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股票行情今天查询大盘 厦港真真加盟赚钱吗 叮咚买菜赚钱么 在温岭干什么赚钱 牌九游戏就上01311投注 适合学生党赚钱的方法有哪些 宝宝纯手工棉衣店赚钱吗 星秀赚钱吗 甘肃十一选五的走势图带连线 你今年几岁赚钱 利用刷宝赚钱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