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平凡的崗位上:后勤集團:用心譜寫服務者之歌

作者:謝凌燕王琳 單位: 瀏覽次數:296 發布時間:2019-10-24 投稿單位: 外媒的新聞出處: 圖片: 攝影: 新聞欄目: 其他專欄: 圖集: 內容:

“三服務、兩育人”是高校后勤服務的根本宗旨。江科大后勤人“甘于人后,勤于人先”,秉持“忠誠、服務、育人、安全、敬業、友善”的價值觀,努力踐行“以師生為中心,服務學校進位爭先”的初心和使命,致力打造“有溫度、有文化、有科技、有質量、有安全”的五有后勤,用一點一滴的勤勞、專心服務的堅守、默默無聞的奉獻,為實現廣大師生對美好校園生活的向往而不懈努力。本期《我在平凡的崗位上》講述兩位后勤人踏實勤懇的工作故事,以點帶面展示平凡卻生動的后勤保障服務者風采。

曹福根:讓老師和學生都有下飯的菜

人物簡介:曹福根,飲服中心舫苑餐廳經理

凌晨四點,曹福根把愛人送到南校區食堂后,馬不停蹄幫她做好早餐下面條前的預備工作。早上六點半之前,曹福根要趕到東校區教工食堂、舫苑餐廳,這時候“菜都來了,該稱的就稱一下,七點開始加工,不然中午就來不及。”然后趁食堂員工吃早飯的空隙,樓上樓下看看早點開餐準備情況。中午十一點開飯后,曹福根繼續樓上樓下地跑,看上菜進度和窗口供應。中午一點審核第二天的菜譜,包括配菜變化、品種替換等。下午三點半到一樓、四點半到二樓再次查看配菜和制作,五點晚餐開始。“這中間顧客有什么需求要及時解決。晚上八點下班,有時候會拖到九點。”

一天十幾個小時,上班早下班遲,曹福根堅持了35年。他說“做餐飲其實很辛苦。每天都在想菜肴怎么做,怎樣改變品種。嘴上講沒用,寫紙上也沒有用,只有去做才能有創新,必須要讓老師和學生都有下飯菜。”

1984年,初中畢業的曹福根到了學校南校區,跟食堂師傅拜師學藝,從炸油條做燒餅開始,到制作全套早餐和烹飪小鍋菜,2014年轉崗西校區食堂,2018年3月5日接管東校區舫苑餐廳,2019年3月接手東校區教工食堂管理工作。1992年他也出去單干過一個暑假,但是遭遇了創業“滑鐵盧”,“因為我平時都是勤勤懇懇做事,領導知道了就說:你還是回來吧。”

重新回到學校,曹福根安下心來鉆研菜品翻新。他有一個專門的筆記本,記錄工作35年以來自己研究烹制的每一道菜,原料、輔料、搭配、口味、顏色、份量、炒制時間等等,清清楚楚細致分明。“工作要創新,菜的品種要迎合消費者的需求,只有在不斷做的過程中才能把品種創新出來。適合學校用的原材料不是太多,如果不經常進行組合,那菜肴就沒有變化。重新組合搭配,就是一個創新。”

曹福根介紹,菜品看感官和口感,絲、塊、片的刀功好,菜的感官就好。土豆山芋南瓜可以蒸爛了變成泥,可以切成塊燒,或者加點蜂蜜等去改變。針對學生做過土豆黃金球,表面撒點糖,口感很好,尤其女生很喜歡吃。葉類菜只能炒和燒,比如肉圓用白湯煮,再配點三芽菜。“教職工和大學生雖然口味不一樣,但是都要下飯,不然沒人吃。”

算上曹福根自己,東校區一樓教工食堂和二樓舫苑餐廳是一個30人的工作團隊。凌晨三點半做面點員工最早到崗,和面醒面發面,六點半開早餐;四點多是下面條的員工進駐,餐廳其他員工六點半到崗。開過早餐打掃干凈工作場所才能下班,十點又要開始預備午餐。每天上午最繁忙也最辛苦。原料送到食堂后,素加工、葷加工、備餐、炒菜、清洗、保潔等各工位聯動,確保午餐正常開始。接待量最大的午間時段,一樓有600多人次,二樓450人次。

教工食堂主打簡餐散餐,舫苑餐廳主營中式快餐,同時承擔點菜、酒席、工作餐等附加功能。今年3月份接手一樓教工餐廳后,曹福根著手調整菜的品種,錯開上菜時間,“這樣讓消費者感到菜式有變化,也是經營的一種策略吧。每天把菜弄出很多花樣,實事求是講也不現實。食堂菜原料適合使用的只有三四十個品種,常規的有十來個,有幾個品種專門可以用來調節,比如杏鮑菇、蘑菇、茶樹菇就可以互換。土豆、青菜、西紅柿這些常規菜就必須每天都有。”

今年暑假舫苑進行了改造,拆掉吧臺、供應臺后退、擴大就餐區、原來的包廂改成明檔。曹福根索性把所有的菜式品種也放到供應臺公開展示,“讓消費者看著菜選擇,跟對著菜譜點菜是不一樣的感覺。9月2號晚餐點菜開始經營,目前來看還是比較受歡迎的。”舫苑餐廳雖然定位校內中高檔消費,但是價位并不虛高。曹福根和同事做過實驗,“一斤肉只能燒出來六兩二三,一碟紅燒肉三兩二,賣八元一份,成本都達到十二塊錢了。每個月集團飲服群都開會,每天大家也都在群里交流,討論近期菜肴有什么變化,應該怎么去做,價格上怎么統一。做個新菜就拍圖發群里,講明成本多少,建議售價多少。因為我們是保障部門,不能隨行就市調價。”考慮到不同需求,教工食堂和舫苑餐廳中午的主食現在還增添了雜糧和饅頭。

在食堂工作35年,加班加點早已成為常態,尤其是大年三十,曹福根基本要忙到晚上七點半才能回家吃團年飯。他說“到哪里都想把工作做好,所以感覺壓力很大。但是干工作就要擺正心態,不給自己壓力,那就什么工作都干不好。壓力逼著你想辦法動腦筋,把菜肴供應品種、供應模式往前推,主要把事情做出來就好了。”

朱勤:每天看到孩子們平安開心地學習生活挺好

朱勤(左一)

人物簡介:朱勤,公寓中心東校區C14研究生樓宿管員。

“剛才去宿管拿牛奶,看到阿姨在房間很緊張,一直在搓手。我就問阿姨怎么了,她告訴我等會兒有一個采訪。那時正好有點事我要先處理,完成就趕緊打電話給她,想來看看有什么能幫忙。”周得瑾是經管學院2017級工業工程專業研究生,每天早上或者晚上進出東校區C14研究生樓,都會碰到宿管阿姨朱勤,“見到都會打招呼,阿姨也關心我們,所以平時過來過去都會問問阿姨,感覺她就像媽媽一樣。”

今年49歲的朱勤2007年開始做宿舍管理工作,在東校區三個不同樓棟迎來送往了三四屆莘莘學子。“有的時候他們喊我姐姐,有的時候喊我阿姨,還有喊媽媽的,說像他們第二個媽媽一樣。因為宿舍就是他們的第二個家,我們陪伴他們時間最長。”朱勤說自己孩子大了,可以花更多時間精力照顧學生,“每天看到孩子們健康、平安、開心地去學習去生活,挺好的。”

把心交出來,孩子們就能感受到

朱勤和同事倒班輪流管理的C14有七層樓五百多個學生,除了出入登記、東西發放、環境保潔,還要負責巡視樓棟安全、物品保修維修,掌握學生進出情況,晚上關門前要查看學生在不在宿舍。“我們必須要熟悉每一個學生,了解學生動向和心理動態。每天都在關注花名冊、樣貌,半個月就要基本熟悉。”

生性開朗的朱勤非常善于觀察細節:“看學生的神情,覺得不開心就上去問一問,跟他溝通交流一下。外向的學生會跟你分享,內向的學生不會輕易透露,我們就特別去關注。通過他們的舍友同學側面了解,然后再單獨喊到辦公室耐心溝通,引導他們打開心結。”

有一次,一個同學家庭出現情況心情很不好,喝了酒返回宿舍,被朱勤發現了。“我就問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能不能跟我說說,不說事情也不要緊,心情不好跟阿姨交流交流就好了。溝通了一段時間后,終于他告訴我家庭破裂的情況,對父親很不諒解。我就安慰他各家有各家的難處,父親肯定也有苦衷,而且是生你養你的長輩,要學會理解和包容父親。說出來他就釋放了,后來說挺感謝我的,今年也順利畢業了。找到工作走的時候,還特地來跟我告別。”

遇到學生不理解宿舍管理規定,朱勤就耐心反復地溝通,“舉例子說明事情的嚴重性,慢慢感化他們。”有一次發現學生使用違章電器,要通報批評。“他跟我大聲喊,拒絕簽字。我就慢慢跟他交流,然后問他是不是在外面遇到什么事,所以帶有情緒。他就說又要忙畢業又要找工作,心情有點急躁。我說沒事,但是你以后走向工作崗位,這樣帶著情緒人家就不會接受你。他后來意識到了問題,跟我承認了錯誤。我也挺感動的。”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遇到外來學生不愿意配合登記,朱勤就打比方:“有人到你家里,你肯定要問問人家你找誰,不可能隨隨便便讓一個陌生人進你家的。樓棟就是我們的一個家,來了外人肯定要問清楚情況。這樣一說學生就會理解了,也會配合我們做好工作。只要用心溝通,孩子們還是能理解的。把心交出來,再內向的孩子也能感受到。”

愿意花時間精力去照顧他們

學生們衣服壞了,朱勤幫他們縫縫補補;頭疼發熱,給他們送點備用藥;出去聚餐,提醒注意喝點牛奶保護胃;聚餐回來,會讓他們喝點紅糖蜂蜜水……做宿管12年,朱勤時刻提醒、照顧關愛學生已經成為一種習慣。

“有天晚上我肚子疼要出去看病,但是學校規定十一點以后必須有室友陪同,可是我覺得一個人可以去醫院。阿姨就把登記做好,然后我再請老師跟阿姨說明清楚。阿姨這方面做得特別到位,后來還記得給我打電話,關心我的病情。”周得瑾說,朱勤平時一定要知道大家完全沒事了才會放心,“我們也不會覺得煩,知道阿姨關心我們。”

“天冷了加衣服,風大了收衣服,下雨了就幫他們收被子。因為,我會心疼他們晚上回來沒有被子睡不著覺,就收了放到樓棟值班室里面,然后寫個通知,告訴他們來認領。” 朱勤覺得自己其實做的都是小事,“我樂意幫他們,他們也樂意幫我,我們都是互相幫助。有時候我要爬高,有時候我在搞衛生,他們看到了都會過來幫忙。”天天和學生打交道,朱勤感覺就像回到年輕的時候,跟學生一樣的年紀。

采訪中途,朱勤接到一個電話和一條短信:“學生給我打電話,經常是問阿姨你在樓棟嗎,想跟你交流交流。有時也關心一下,說阿姨天冷了,多穿點衣服。要找工作了,也會跟我們了解外面社會找工作趨勢。有的談女朋友了覺得很開心,也會過來跟我講。”短信則是得知消息的一位學生詢問朱勤“采訪進展順利嗎?”

周得瑾覺得在成長過程中,宿管阿姨其實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我本科在學校西校區住宿,宿管阿姨也很好。我體會就是剛獨立,很多東西都不會,要是沒有阿姨幫著我們,可能會變的懶散。我們就這樣跟阿姨建立了一根情感的紐帶,很多年都不會消散。我們同學現在還會回到西校區2棟2號樓,看一下阿姨還在嗎,然后打個招呼。”

自己照顧的每一屆學生臨近畢業,朱勤都會很感慨很難過。學生們就會跟朱勤說,“阿姨,要不我留級,我來陪你。”雖然心里不是滋味,但是朱勤也很欣慰:“看到他們一個個走出校園走向社會,到了新的工作崗位上,也為他們感到很開心。人嘛畢竟要長大,要走出去的。”

今年中秋節,在蘇州工作的幾個學生相約回來看望朱勤,還有畢業生從外地寄了月餅給向她祝賀節日快樂。“經常有畢業的學生回來看我們,很多學生畢業后也聯系我們,節假日還會打電話問阿姨你現在怎么樣了?有時間過來玩啊。”朱勤挺感謝他們,因為“只要看到他們就開心。”



黑玩法 今天的新疆35选7开奖 明日之后赚钱职业攻略 常见的手机赚钱软件是什么意思 福建11选五 20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地下城单开打什么赚钱 稳赚买法北京pk10 体彩广西11选5走势图 海南飞鱼开奖同步 大学生赚钱的路子 开车赚钱 显示屏 大乐透138期历史记录 双色球和值走势图 好运来app真能赚钱吗 眼镜片厂赚钱吗 中国酒吧dj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