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國:杜蘇:祖國、母校和我

作者: 單位:新聞網 瀏覽次數:327 發布時間:2019-10-29 投稿單位: 外媒的新聞出處: 圖片: 攝影: 新聞欄目: 其他專欄: 圖集: 內容:

“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無論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贊歌......”進入2019年,《我和我的祖國》演唱快閃活動經常出現在各地的車站、機場、景點和廣場。每次聽到這首悅耳動聽、扣人心弦的旋律,禁不住浮想聯翩、心潮激蕩......

1953年7月,朝鮮停戰協定簽字,“雄赳赳、氣昂昂,......打敗美帝野心狼”的歌聲仍在神州大地回響;面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封鎖,剛滿4歲的新中國在蘇聯老大哥的幫助下重整河山,第一個五年計劃的號角激越嘹亮、蕩氣回腸。

同年同月,第一機械工業部船舶工業局組建了新中國第一所造船中等專業學校——上海船舶工業學校,當年招生的船體制造、船舶機械、焊接三個專業,也飽含了蘇聯專家辦學經驗的分享。

也是在這一年的7月,我出生在蘇北農村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父親給我起的名字叫杜中蘇,相繼出生的兩個弟弟叫杜友好、杜和平,充分體現了那個時代特有的政治色彩和樸素的聯想;后來中蘇關系不好了,父親把我們名字拿掉了中間一個字,從此“杜蘇”這個名字就一直伴隨我從小到大、不斷成長。

20年后的1973年,那是一個在祖國歷史上留下重要痕跡的年份,七個年頭的動亂已經讓國家和百姓遭到重創。生不逢時的青年學生無法繼續學業,喊著“廣闊天地大有作為”的口號上山下鄉或回鄉。一個兩落兩起的偉人改變了千萬名知識青年的命運,在推薦和政審的基礎上,中斷七年的高考重開考場。然而,“白卷先生”的“反潮流”影響了正常錄取,眾多考生不能憑高考成績入學而苦悶、迷茫。

那一年是上海船舶工業學校搬到鎮江之后的第三年,離開造船基地的辦學困境難以想象。當年6月,第六機械工業部下達了鎮江船校340名招生計劃,其中135名農村知識青年的生源地為江蘇、安徽、河北、黑龍江。

我記得船校招生的兩位陳老師面試的情景,他們的侃侃而談激發了我對船舶工業和海軍建設的憧憬與向往。我記得拿到船校錄取通知書的情景,那是我在人生的重要關口取得的通行證,它引導我來到改變命運的新起點——走向希望。我記得告別家人和鄉親的情景,母親把我送到皂河古鎮的大運河碼頭,乘上小客輪經過兩天兩夜的航行到達鎮江船校的所在地——古城鎮江。

那時候,船校的西大門口是一條泥濘小道,從范公橋下流出的污水沿著小道西側的露天水溝向運河流淌。那時候,船校的幼兒園后面是農田和水塘,“豆腐坊”養豬場的小山是個桃花盛開的地方。

那時候,船校和總后“二五二”、六機部“五七干校”同在一個大院,理順管理體制、改善辦學環境難覓良方。那時候,船校因為搬遷、職工兩地分居、地區工資差別而人心不穩,“強烈要求校黨委帶領我們東進!東進!!東進!!!”搬回上海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

那時候,上級派來的軍宣隊、工宣隊掣肘船校黨委,開個辦公會都需要花幾天時間反復商量。那時候,文化大革命的噩夢還在繼續,“反潮流”、“學朝農”、“批林批孔”的運動給學校的教學秩序帶來很大的影響。

在那樣的逆境中,船校黨政加強領導、把握方向、育人為本,1973級的兩位學生當選校黨委委員是全體同學的榮光。在那樣的逆境中,學校制定的1973級教學計劃既要學文、“也要學工、學農、學軍”,81.1%的學文學工課時使教育質量得到了保障。

在那樣的逆境中,專業科的領導和廣大老師認真負責、敢于管理、從嚴治學,老船校的求真務實、重視質量的優良傳統和“三八作風”在繼續傳承和發揚。在那樣的逆境中,雖然我和我的同學有過青澀、幼稚、激進的思考與行為,但在師長的諄諄教誨下,我們不斷校正、不斷成熟、不斷成長。

忘不了,在課堂上、實驗室里,老師傳授的知識和哲理;在船艙里、車床旁,師傅們教給的技藝和測量。忘不了,在球場上、禮堂里,那瀟灑的騰躍和優美的舞姿;在課余時、宿舍里,同學間毫不設防的談吐和有些放肆的想象。忘不了在晚自習下課鈴響時才遲遲離去的班主任母愛般的背影;忘不了在告別母校時同學之間依依不舍的深情和一醉方休的豪爽。

1975年12月,298名1973級學生從鎮江船校畢業,志在四方的同學們背起裝滿知識和智慧的行囊去放飛理想。除廠來廠去的學員外,4人去了哈船院,37人留校工作,89人奔赴四川、江西、云南、湖北、廣東、河北等地六機部所屬的工廠。

我留校工作的頭兩年是在學校校辦工廠輪機車間見習鍛煉,參與了學校第一艘千噸油輪的建造和試航;我轉正時定為二級鉗工,39.75元的月工資令我至今難忘。后來我被調到學校第三專業科船舶柴油機教研室,跟隨教學經驗豐富的老師隨堂聽課并助學試講。

具有劃時代意義的1978年,祖國的歷史揭開了改革開放的新篇章;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明確指出黨在新時期的歷史任務是把中國建設成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決定把全黨工作的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以鄧小平為核心的黨中央逐步開辟了一條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從此,中國人民沿著這條道路奮勇前進去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夢想。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閉幕之后的第六天,六機部下達了鎮江船舶工業學校改建為鎮江船舶學院的文件,從此,母校在本科辦學的征途上開來繼往;從鎮江船舶學院到華東船舶工業學院、江蘇科技大學,從本科教育到擁有碩士點、博士點,辦學規模不斷擴大,學科建設不斷加強,母校的教育事業蒸蒸日上。

從1978年起,我先后在校團委、學生處、人事處、校辦、黨委宣傳部工作;1993年3月,將滿40歲的我被任命為正處級干部,擔任學校成人教育學院常務副院長;此后,歷任機械系書記、宣傳部部長、張家港校區管委會主任、南徐學院常務副院長。自畢業留校工作以來,從實習鍛煉到獨當一面,從初露鋒芒到年富力強;我用母校傳授的知識和能力去教書育人,讓自己的青春和才智在各個崗位上盡情綻放。2013年,我退休了,我依然樂意為母校發揮余熱一如既往。

撫今追昔,飲水思源,我感恩祖國的改革開放為我提供了繼續學習深造的機會,我感謝母校的教育培養使我能夠蕩起改變命運的雙槳。衷心祝愿我的祖國欣欣向榮、繁榮昌盛,衷心祝愿我的母校振翅高飛、再創輝煌!         



黑玩法 西山人质怎么赚钱 口金包如何赚钱 捕鱼达人的网站 20分钟山东群英会开奖走势图 今天贵州11选5 好盈彩票苹果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 东方6+1最新开奖结果 车易洁美式自助洗车能赚钱吗 期货短线赚钱难 深圳风采星期几开奖 关于赚钱后的感想 新疆18选7的开奖结果 最近几年开什么店比较赚钱 快速赛车开奖app 电影道具制作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