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平凡的崗位上:沈超明:實驗室也可以“開花結果”

作者:王琳 單位:宣傳部 瀏覽次數:504 發布時間:2019-10-30 投稿單位: 外媒的新聞出處: 圖片: 攝影: 新聞欄目: 其他專欄: 圖集: 內容:

人物簡介:沈超明,船舶與海洋工程學院工程力學實驗室教師。 

2002年留校工作的沈超明,如今已經在船舶與海洋工程學院工程力學實驗室工作了十七年。全校每年有21個專業2000多名學生上力學實驗課,實驗量達到24000多人時數。

回顧十七年來的實驗室工作,沈超明感觸最深的是老一輩力學教師那種兢兢業業、一絲不茍的工作態度,以及對教學的高度熱愛之情,這些對他后來的工作都有很深的影響。其中景榮春老師是沈超明從剛參加工作就接觸且交流較多的老教師之一。第一次見到景老師是暑假,天很熱,沒有空調,景老師穿著背心在力學教研室里專注地備課,旁邊一臺老舊的電扇吹著。那次,沈超明深刻地感受到作為一名老師應該堅守的品質——無論外部條件和環境如何,對待教學和科研都必須始終認真、嚴謹、坐得住冷板凳。所以到力學實驗室工作的開始幾年里,雖然實驗設備臺套數很少,教師也只有鄧小青老師和沈超明兩個人,最少時只有他一個人常駐實驗室,他始終認真細致地做好工作。

“實驗室工作需要好的心態”

經過多年建設,現在的工程力學實驗室在師資和裝備條件方面有了很大提高,較大型的機測類實驗設備都達到了6臺套的規模,通常5至6人一組,基本可以容納一個小班。但由于每年涉及的各專業學生2000多人,而且上半年同時開設有材料力學、工程力學的課內實驗,另外還有獨立設課的工程力學實驗,實驗特別集中,每位老師平均每周大概有20大節實驗課,晚上上課是普遍現象。沈超明告訴記者,“實驗課與理論課差異較大,它一方面要盡量讓每一位學生有動手實踐的機會,但同時又受到設備臺套數的限制,那就必須分組分批,不能按班級來分,而是要按照規定的每組人數結合設備情況來分。比如拉伸實驗、扭轉實驗,這就需要將一個專業分兩到三批、甚至四批以上進行實驗,教學任務還是比較重的。”

實驗室的工作比較枯燥,實驗教學的內容相對于理論課要少,但是批次多,相同的內容需要不斷地重復,沈超明經常用“驢子拉磨”來形容, “但是即使如此,也不能簡單地重復,因為對于學生來說每次實驗都是新的,我們必須按照不同專業的特點,盡量把實驗內容和相關知識點與他們的專業背景結合得緊密一些,保證教學效果。”

“實驗室工作需要好的心態,工作很雜,長期在實驗室工作,很多人坐不住,會覺得很不習慣。”長期工作在實驗室的沈超明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工作,他很樂意在實驗室工作,他覺得,實驗室非常適合自己。“學校就像一部機器,每一個零部件都有自己的位置,缺了任何一個都會影響到正常運轉,哪怕是一顆小小的螺絲釘。但是只要你調整好心態,努力做一顆高品質的螺絲釘,一樣可以讓平凡瑣碎的工作變得有意義和富有樂趣。”

“實驗室工作很瑣碎”

實驗室工作很瑣碎也很平凡,這是沈超明多年工作的切身感受。“實驗室的工作主要包括教學、管理、建設三類。實驗教學是首要任務,這是實驗教師必須要做的。第二類是管理,管理包括資產、安全、衛生及日常事務。第三類就是建設工作,主要是裝備與師資建設。”在沈超明看來,要澄清裝備建設與買設備兩個不同的概念,裝備建設不是簡單地采購設備。沈超明說,裝備建設需要服從學校和學院的總體部署,要服務學科發展,要跟教研室老師或者系主任、學科負責人充分溝通,在這個基礎上凝練實驗室的特色和發展方向,做好實驗室的規劃;在具體執行過程中,調研、選型、采購、驗收,這些中間環節需要反復不斷地溝通,確保能完全滿足需求。設備進來后要形成“戰斗力”,要盡快熟悉設備,開發新的實驗項目,試做實驗,形成相應的實驗報告,編制實驗指導書,同時面向科研需求提供條件支持和服務。

工程力學實驗室的設備“非尖即硬”,需要特別注意使用過程中防止人身傷害,“所以學生進實驗室都要進行安全教育。其次是防火防盜,主要是防電器火災,防儀器設備等被盜。這些從一開始就要筑牢安全防線,要加強教育管理,要用制度去杜絕,人離開實驗室必須檢查門窗,離開即拉閘斷電,大型設備操作規程、規章制度要上墻,規范實驗流程,危險性高的實驗,不允許學生獨立操作,要求老師在旁指導。”實驗室安全也讓所有老師緊繃“安全之弦”。

每年2000多本實驗報告,實驗室老師不單是打分數,還要修改訂正,“因為你的目的是要讓學生掌握知識,那么你有問題就要來回修改。”這是從鄧小青老師負責實驗室工作時就形成的習慣,或者說是要求,近二十年來已成慣例,實驗報告批改必須認真細致,沈超明告訴記者:“工程專業認證的時候,我們的實驗報告可以隨時拿出來接受檢查。”

除了實驗室工作外,沈超明目前有在讀碩士研究生7名,指導研究生做課題是他的日常工作之一。指導之余,縱向、橫向項目還要按照時間節點去完成。

今年暑假期間,沈超明和同事們沒有休息,他們與學生一起備戰全國周培源大學生力學競賽,“現在我們已經習慣了這種作息時間,大家一直處于這種狀態”。

“實驗室是可以開花結果的”

學校正在奮力進位爭先,工程力學實驗室的定位也在轉變,從一開始的基礎課實驗教學,到現在教學科研并重,教師的工作熱情也在日益高漲。沈超明說:“以前沒有工程力學專業,現在有本科專業還有碩士點,而且我們學院船舶與海洋工程的博士點也有了,實驗室的各項工作要關注研究生的培養,要與科研緊密結合。”這也帶來實驗室人員角色的改變。

“以前實驗室的教輔色彩非常濃厚,教學和科研的參與度不足,那個時候更多是定位在‘實驗室技術人員’,實驗室在人員配置、學歷結構上一直都比較弱,科研和教學的產出不多,實驗室人員地位相對比較低;后來,學校出臺文件將實驗室人員定義成了‘實驗教師’,這樣的提法實際上是提高了實驗室人員的地位,也提高了大家的工作積極性。”沈超明覺得,如果撇開職稱系列和崗位這些表層的東西,實驗室非常適合想干事的人,“歐美發達國家有實驗室要搶著進,沒有實驗室的教授找到經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希望建自己的實驗室,因為你要做事,就需要資源和條件支撐,除了少量的學科以外,像我們工科和理科的研究,都需要大量的實驗資源支撐,所以實驗室是適合干事的人待的地方,工作效率高、產出也有保障。”

“當你把自己當作一名教師,與其他教師放到同一個平臺上去考慮的時候,你會更有動力。你做好自己的事,人家寫論文,你也寫論文,人家做科研,你也做科研,人家在教室上課,你在實驗室上課,都在江科大上課,都是教書育人,你把自己放在同一個層次上去看自己,你自己能發展,對學校的發展也能出更多的力。”沈超明覺得,不要把自己框定在“教輔人員”這個稱謂上,在自己的心里不能把“輔助”放前面,要把“教師”兩個字放前面,都是“教師”,把工作做好,也能為學校發展做貢獻。“你只有把自己放到一個正常的位置上,你才愿意做更多的事,才能把更多的事情干好,自我的定位很重要,我個人覺得實驗室是比較好的地方,你可以把各個方面融合到一起,資源整合到一起,很多東西在實驗室是可以開花結果的。”


黑玩法 开北京烤鸭赚钱吗 派克帝国游戏赚钱吗 j江西时时彩开奖视频 欢乐斗棋牌作弊器最新 自己做衣服网上卖赚钱可以吗 奔驰宝马最理智的压法 福彩3d下载安装 金牛娱乐棋牌 总进球数单双 趣头条赚钱是真的假的 网上有真钱诈金花吗 豆瓣投稿银行怎么赚钱 发圈赚钱软件有那些 北京单场10串1怎样算中奖 湖南快乐10分是假的 菜鸟裹裹抢单赚钱吗